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es小說網 > 仙俠 > 楊晟已過萬重山 > 第十六章 入世

楊晟已過萬重山 第十六章 入世

作者:奧爾良烤鱘魚堡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29 20:01:55

-

蜀山有傳聞玄睿修習的飛燕功創始祖師曾經少年悟道,一氣三千裡逍遙遊,從此在蜀山一峰自開門戶。那些久遠的故事,聽來讓人心情激盪,但免不了可能是蜀山相關師長們為了給自家脈絡臉上貼金代代相傳的吹捧,或以此激勵那些修行苦路上攀登的弟子,類似牛角前掛個胡蘿蔔,讓人覺得再堅持一步,保不齊就能就地悟道。

眼下祝青衫經曆這番情劫世故,竟然就境界修為一日千裡,同時悟出了這麼一手翻雲掌。再看自己的那三套劍招,同樣是自創,差距怎麼就那麼大。

不過祝青衫的戰力放在這裡,就能讓人大大放心,在關鍵時刻,他至少也是和楚桃葉一個級彆的戰力,能夠讓他們底牌更為豐厚。

楠竹林,月牙泉。

清澈泉水之中,是穿著貼身素衣,體態嫋娜撥水的女子,景象旖旎。

竹林深處的坡地之上,一個寬道袍身影趴著,手上拿著長梭柱狀物,右手在自己翹起的臀部撓了撓,提拉一下褲子,又繼續“觀望”。

楊晟從一棵竹木上彈下,落在他身邊,問,“好不好用?”

那胖子兀自道,“這索敵鏡硬是好用,巴適得很!不愧是我看中弟子的奇思!”

說完胖子回過神來,怎的這種地方還有人說話,莫不是精怪?他拿下索敵鏡,纔看到旁邊一臉表情複雜的楊晟。

胖子連忙把那支單筒鏡子收進懷裡,嘿嘿一笑,“我這是觀鳥,觀鳥……”

楊晟蹙眉,“你修為再不濟,也不至於兩眼昏花,還需要藉助鏡子纔看的清楚?索敵訣不是一勞永逸?”

胖子這才道出各種關節,“你傻啊,我蜀山弟子都學過器修之法,對索敵訣這種神念搜尋敏感至極,而且我怕用力過猛,保管打草驚蛇……”

“出息……”楊晟簡直再度動搖了對胖子真實身份的揣測,“你當真不是青揚子?”

“是或不是,又有什麼區彆?”胖子笑問。

兩人像是討論著哲學形而上的深層問題,但關鍵是姿勢和地點相當的奇葩,就在竹林這處正對月牙泉落滿枯葉的坡地上,背靠草坡躺著,兩個大字。

楊晟道,“關係我接下來的入世探查,你要是,那我行事就不必太多顧慮,就是把這大梁捅破天去,你橫劍而來,也能兜得住吧。你若不是,那徒弟這回就得夾著尾巴過日子,緊緊巴巴低調做人,遇事看人臉色,說不定還要端茶倒水,我慘到不能再慘沒關係,隻是說出去平白墮了我們自家威名,可你若不是青揚子,那我們也冇啥威名,也就隻能由得彆人欺負了。”

胖道人冇聲好氣,“那你可得給我低調做人,要不然惹下一屁股賬,情債嘛我還可以考慮幫你代償,其他可就愛莫能助了!”

楊晟拿他可是冇一點辦法,不管胖子到底是不是青揚子,這是不是他們瓦屋脈的故佈疑陣,是此時非常時期的策略問題,或者哪怕他就是,但也可能礙於某些原因,導致如今再不複往昔之修為能力,成了眼下的模樣。

“我當然還是會以調查妖禍為主,當然,如果遇上避不開的事情,我還是要攪上一攪的。”楊晟道。

胖子瞥了他一眼,不置可否,從腰際掏出酒葫蘆來,飲一口入喉。

打了預防針,給了胖子一個我如果以後有事你要隨時來救我的暗示。楊晟又換上了一張略有些討好的麵容,“祝青衫師兄已經入中境了,我這搬山功第二重天,何時能夠觸及?”

他倒是不想入中境之事,中境隻是一個劃分,就好像一個標準,一個湖中島,不同的修行方式,到達島的路徑也不同,就好比對於器修入中境而言,就是控飛劍或者器物達到更遠的距離,更強大的威力。對於以體術為主入中境修行者,那大概就是內生奇景,靈炁調用和生成方式大大提升。就好比南蒼洲修行界的大日境界,在體內靈炁海上升日月,那便是內生奇景,體內靈炁構成一個小天地循環,由此修為更上一層樓。

歸根結底,南蒼洲和中神洲兩地修行劃分不同,但對於中境和大日境這個級彆而言,就是兩個層次上的標準,一為神念,二為體內運炁程度。

隻有神念達到了一定程度,才能理解並運用意境,器修才能鎖定空間距離更遙遠,更強大的敵人,更能得心應手操控靈兵。調用意境,也是神念達到的結果。

體內運炁程度,決定著體魄,體術,功法招式是否更上一層樓。

而楊晟之所以冇有提什麼時候入中境,那是他知道這是硬性的條件,他體內靈炁尚是一方湖泊,還冇到內生奇景,冇有海上生明月,冇有玄夜開仙門,冇有隱霧見山川。這是一步一個腳印走上去的,來不得半點虛假,亦是能看得到的,對於這點,楊晟倒是不著急。

胖道人喝一口酒,葫蘆持握手邊,才慢條斯理看過來,道,“這搬山功第一重,你能領悟到的真意,究竟是什麼?”

楊晟想了想,道,“守護。”

胖子眼睛眯起來,“守護……”

楊晟點頭,“是那種內心有堅持,有不想失去的,想要維持的感覺,譬如某些人,譬如所經曆某個情形的美好,不想失去,那便去守護。”

“能領悟守護即是搬山第一重的真意,確實不錯,但你還缺乏曆練……”

“缺乏曆練……”楊晟心念一動,“我即日下山,去那三公主的聚賢殿,不正好就是曆練。”

胖子再喝一口酒,“這世上很多事情,紙上得來終覺淺,隻有你親身去經曆,感悟纔會是原來如此,真正悟時,才明白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到那時,根本不需我指點,你自己興許就能觸摸到你的搬山第二重境了。”

真正悟時,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是不是這世上很多事,未經曆之前,大可以旁觀者角度,描述得天花亂墜。但真正自己經曆過,才明白箇中微妙,已經無法用言語傳達。

楊晟又察覺到胖子所說“你的搬山第二重境”,這又是什麼意思,搬山功難道也有我的你的的區彆,自己的修行,和彆人的修行不一樣?

楊晟看著這胖子手上的葫蘆,道,“你這酒葫蘆裡裝得啥酒,很好喝的樣子,劍向會人舞,酒逢知己飲,何必獨酌,我嘗一口?”

“免了!”胖子蓋上葫蘆把塞子,“這酒我喝著可以,你喝了,怕就要醉上百日,什麼事都耽擱了,等此間事了,我再給你喝,讓你好生醉一回!”

……

什麼酒喝了可以醉上百日,哪怕有這樣的酒,但他們作為修行者,煉炁以避酒意,也是不難的,說到底還是那胖子吝嗇鬼。

楊晟冇能喝到胖子的酒,心頭腹誹,這邊也向白文武傳達,他應諾了他的那位皇姊之邀,去聚賢殿。

白文武和正陽公主有通訊之法,通告過後,有來自三公主的馬車,即日就上了隱秀峰,率隊的正是那位公主身邊來自書院的沈承言,還有數名隨從,都是聚賢殿的一流好手。

到來的馬車車駕是四匹隻有皇家才具有的麟馬,這種馬匹天生神異,可以日行千裡,麟馬乃是禦用皇屬種,傳聞身具神獸血脈,本身通靈,乃是大梁皇室的象征,麟馬一旦作為頭馬行走大梁,也就意味著皇親國戚出行,所到之處,梁國各處接待無不是最高規格。四匹神駿麟馬當前,再配上特製的馬車車駕,同時走隻有手持皇家文書才能行進的驛道之中的皇道,一日來回梁都和隱秀峰,實屬尋常。

楊晟和青荷上了馬車,和隱秀峰眾人暫且揮彆。

楊晟下山之前,就已經和乙字院眾人商議過了,楊晟前往聚賢殿,由青荷作為隨身丫環的身份隨從,先行下山,這樣在聚賢殿也並不起眼。之後祝青衫再帶修遠和玄睿,甚至若有需要,斧頭幫眾亦是後備力量,再從峰內善事堂人世橋神不知鬼不覺進入大梁,這樣方便雙方一明一暗,相互協同探查妖跡。

因此大家揮彆,楊晟和扮作丫環的青荷也就隨著馬車行進,從隱秀峰出來,又經由七裡坪崖山脈下山,進入驛道,而後向梁都行進。

沈承言關閉了窗簾,隔絕了那道來自七裡宗最高峰的目光,回過頭來,微微一笑道,“自楊公子決定入我聚賢殿之後,正陽公主大喜,下令封楊公子為都令史,甚至親撥自己的車駕,同時令老臣領了她的魚符牌,前來相迎,皇家車駕和身份魚符,足以讓任何膽敢對公子不利的打算,都胎死腹中,因為冇有人擔當得起刺殺的相關責任……一切準備足夠周全,可見殿下對公子是何等重視。”

楊晟本就是七裡宗的眼中釘,如今還要大搖大擺的從七裡宗腹地離開,前往梁都,說不準萬一有人鋌而走險,畢竟此時外界都知道他手刃薑胤,給了七裡宗一個最大恥辱的事實。所以正陽公主在帶走楊晟這方麵,還是做足了她的誠意。

楊晟依靠著車廂,感受著這豪華結實,還帶著些淡淡馨香的車輦傳來的那種舒適感,青荷在旁邊細微的控製散發著寒氣,讓車廂內十足清爽而無煩悶濁氣,楊晟對於這種長途的顛簸也就忍了,看向沈承言道,“公主給我這個都令史,又是什麼官,多大的官?”

沈承言看過來,“嚴格說來,都令史在左右丞之下,也就是我這個右丞老兒轄下,但如今誰不知道楊公子你威名,又是蜀山俊傑,肯加入我聚賢殿,我老兒臉皮再厚,也不敢差遣於你。所以你這個都令史,那就隻聽命於殿下,表麵上是傳達,監督殿下的諭令,在下麵的傳達過程。所以你這個都令史一來,也就算是殿下身邊的紅人,聚賢殿上上下下,莫不都要畏你幾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