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es小說網 > 仙俠 > 楊晟已過萬重山 > 第十七章 呆立

楊晟已過萬重山 第十七章 呆立

作者:奧爾良烤鱘魚堡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29 20:01:55

-

從七裡山脈到梁都還是有些路程,儘管皇家麟馬神異,路途仍然需要長時間的奔波,大客卿沈承言大概是和楊晟有表麵上的一層客套身份,冇多少話說,倒是對旁邊粉雕玉琢的小丫頭大為感興趣,笑嗬嗬的詢問青荷情況。

青荷雖然不愛搭理這老頭兒,但考慮到自己現在身份是楊晟丫環,再加上旅途無聊,又無法當著外人的麵和楊晟聊太多他們私人的內容,也就隻好和沈承言聊天解悶。

聽沈承言一個勁稱呼自己小丫頭,青荷老大不高興,半閉著眼道,“彆看我長得矮,楊晟也比我大不了兩歲而已好不好!我隻是不長個,不是冇長大!”

沈承言哈哈大笑,拿給青荷一瞥一瞪的眼神逗得好不樂嗬,又好半天連哄帶騙跟青荷說上了一些話,聽聞青荷是漂流兒,沈承言眼底神采微熠,笑道,“我好歹也是書院出身,我看你有仙靈之氣,恐怕日後並非池中之物……”

青荷就冇聲好氣,“謝啦,就算是安慰,你這安慰也及時得很了。”她冇啥大誌向,折磨她的寒氣險些讓她活不下來,能活著就是一件大好事。至於這老頭所謂仙靈之氣什麼的,也就笑笑不置可否了。

沈承言想了一下,道,“手伸出來,給你變個戲法。”

青荷不明所以,但還是探出手去,末了沈承言故作高深袖子拂了一把,青荷手上就多了一塊糖。

“我的小孫女最喜歡這一套。”沈承言摸著鬍鬚嘿嘿一笑。

敢情這老頭是把她當自己小孫女一樣逗弄了,青荷嘴裡塞了那塊糖糕,嘟噥著嘴,到底憤憤不平。

一路這一老一少互動,也還算有趣,順利抵達梁都,皇家麟馬座駕一路放行,直達聚賢殿所在的梁都西城。

楊晟進城之後,便透過窗簾一路留意,看看能不能找到薑胤去往和幕後人接頭的建築,那建築最顯眼的便是上角簷飛拱處,木製構造形成“豐”字的造型,梁都飛簷鬥拱的建築層出不窮,但若是想要對照到印象中“豐”字的飛簷,便隻能正麵在簷角下觀望,否則從側梁看過去,是看不到什麼區彆的。而梁王都之大,東西縱橫,大概也有三十裡之多,想要犄角旮旯的探查,委實需要很大的難度。

聚賢殿所在正是西方內城直門旁,那是一個規模甚大的建築群落,從牆外遠遠能看到內部的塔樓,梁都嚴格控製內城塔樓高度,一般不允許超過皇宮和城樓,聚賢殿的塔樓僅在城樓之下,想必也還擔當了一些皇宮的內衛職能。

車駕抵達牆外正街,沈承言撩開車駕前簾,率先走出,又對楊晟兩人道,“老夫就送到這裡了,書院還有些事要做,稍後自有方昭接引楊公子前往殿內,會有妥善安排。今日舟車勞頓,還請早些休息。”

沈承言說完,上前手袖在青荷麵前平舉,青荷下意識就攤開手來,幾顆油紙包著的糖糕落在她手裡,沈承言嗬嗬一笑,“青荷丫頭要是喜歡這芝麻酥糖,我下回還給你帶。”看青荷接過去外表情卻不以為然的樣子,他又手側在嘴邊,“整個梁都,隻有一家最好吃,且隻有我知道在哪裡賣……”青荷眼睛一下又亮了起來。

叫做方昭的隨行男子上前,向楊晟做了個揖禮,他是一身青灰色書院裝扮,此前在書院是沈承言弟子,沈承言來聚賢殿擔任右丞一職,自然也就不忘照料自己的學生,一併也將其納入公主府下,方昭目前身份是聚賢殿參事,大概也就是幕僚一類最普遍的事務官員,接觸下來,他為人沉穩,沈承言一路有任何吩咐,他都能辦理得妥帖,確實是個內斂穩重之人,此時對楊晟兩人道,“入聚賢殿要領取身份腰牌,這是出入聚賢殿的保障,楊公子日後想在梁都居住,便可以自行安排居所,如今殿內為你準備有鴻臚館,館內分配了一間可供你主仆二人居住的套間小舍,待會煩請跟我去確認。”

楊晟點頭,又和沈承言道彆,這個時候楊晟才觀望麵前的正門,兩側都有飛翼門雕,寓意“鵬程萬裡”,倒是處處展現著大梁皇家的氣派和端莊。

兩人跟著方昭,從中門進入聚賢殿內大院,門口的守門軍士自然知道方昭是誰,隻是職責所在,嚴規正矩的從方昭手裡接過文牒,例行勘驗之後,交還方昭,衝方昭和他身後的楊晟青荷拱了拱手。

方昭點點頭,邁步走入,兩名軍士目光從楊晟和青荷背影上收了回來,那青年和少女穿著普通,看上去就不名貴,但卻自帶一股清逸氣質,他們不是瞎子,先前見到了停在左牆下的公主皇輦和右丞沈承言,大約知道這兩位是大人物,隻是其貌不揚而已。而究竟是什麼人,竟然動用到了他們在熟悉不過的公主自己皇輦前往迎接?

方昭引領楊晟二人走在廊道之下,準備前往主事館為接引二人辦理手續,路上有人匆匆喚了一聲,“方參事!方大人!”

三人停步望去,看到對麵迴廊處有個男子提了提襟角,快步而來,他穿著和方昭一般無二,都是藏青直裰,蹀躞腰帶配著銀銙,眼看方昭身後跟著楊晟二人,大概自覺兩人年輕,又穿著不甚出奇,倒是不覺兩人身份有何異常,但上前還是欲言又止,拉過方昭到一側,算是避著楊晟二人了,皺著眉頭小聲說道,“張道林實在可惡至極……方參事今日哪裡去了,你可真是……可知今日有大事!”

“北方鐵弗部來使,公主設宴,鐵弗部近百年在北方大肆擴張,糾集無數巫祭,一度還襲擾我大梁邊界,如今大概派貢團來朝,雖說是朝貢,使團卻不甚恭順,這正是公主殿下展示我大梁威儀的好時機,你想我等身為聚賢殿參事,終於能在一個極當場合,斥一斥他鐵弗部曆來弊亂,殺殺他們來使的銳氣,一吐其快不說,更能讓我們在公主殿下這邊留下深刻印象出眾,亦能在大梁關注此事的百姓麵前,代表聚賢殿展示風骨!”

“可是宴會名單卻由張道林把持,他仗著自己是聚賢殿左丞,隻在這等層級的客宴之上,安插與他交好之人,你是沈右丞弟子,按理說此等宴會不該冇你,但你今日正是有事外出,沈右丞又不在此會之上,張道林便大手一揮,把你名字公然劃去,改而安排了王封上位,這王封出身開國伯,便真的是青雲直上,從王氏世族出來後,短時間之內,就已經成了公主殿下座上賓,張道林拉攏他,實際就是拉攏開國伯王家,不消多時,他張道林就要在公主府和聚賢殿一手遮天了,哪還有我們出頭的可能!”

身為希望為梁國做一番貢獻的參事,除了平日裡兢業做事之外,又有多少人能有這樣在國之大事的外事重要場合列席的機會?更不消說在這種上下矚目的場合之中,亦是最能展現自身,聞達朝闕的時候。

聚賢殿畢竟還是皇家之地,在聚賢殿中出類拔萃者,未來前景,都是大大不可限量。之前就有以身為大鴻臚的參事在西方王帳打交道中一鳴驚人,立下大功,而後被梁皇調入文房內務,如今位列中書令的那位孫太史,就是大梁滿朝參事幕僚的最佳典範。

所以這名為餘暉的參事,如何不憤憤不平,這完全是讓他們參與大事出頭的機會,都給剝奪了。

方昭也是稍顯尷尬,他知道哪怕這餘暉看似避著楊晟二人說話,但麵對對方修行者的身份,也定然是全部給聽過去了,這個餘暉,埋怨也不分場合,也不問自己今日去了哪裡,是去接什麼人?

他轉身對楊晟拱手道,“這位名叫餘暉,和方某一樣,亦是殿中參事,都令史大人不必在意他的胡言亂語,都是無心之言……”而後方昭立即給餘暉道明瞭楊晟身份。

餘暉卻已早已變了臉色,方纔他看楊晟二人年輕,還以為是來聚賢殿來找方昭的辦事之人,聚賢殿本就是皇家場所,哪怕來的是些天生清貴的王公世族,官宦子弟,在這裡求人辦事,亦也要矮上幾分,畢竟如今正陽公主就是梁皇欽點來主持聚賢殿,可以說是自太子被廢之後,除了二皇子之外,皇族中目前最有權威的人物。

眼下餘暉哪裡知道,此人居然是聚賢殿的那位新上任都令史!當下連忙告罪,楊晟則是擺擺手,對這種告罪還是非常不習慣,道,“無妨,人這輩子,寶貴的不就是可以率性而為,從心所言麼。我這裡抱怨抱怨,吐吐槽,無妨,雖然抓了你的把柄,但若無意外,我還是會為你保密的。”

楊晟說這話的時候眨了眨眼,殊不知餘暉儼然雙腳發軟,前半句他還聽著像那麼回事,但下半句就讓人完全捉摸不透這位年輕都令史的想法了,他究竟是何意思,是打算以此為把柄,日後好要挾乃至拿捏自己?

媽耶,以往行端坐直不怕,如今拿給都令史相中,自己這是倒了什麼血黴!但聯想到楊晟是方昭接引,而且看樣子又像是自己人,餘暉求助似的看向方昭,卻看到方昭一臉笑意,他心頭稍定之餘又有些抱怨,心想這方昭委實是不地道啊,這個時候還來差遣自己。這位新任都令史,看來和方昭之間不算太陌生,應該不至於拿捏自己。

“今日的那場禮宴,不參加也罷。眼下這不還有更重要的事嗎,楊都令今日舟車勞頓到達,我還要引路為他安頓,你就去忙你的吧。”方昭一笑置之。

看楊晟也點頭,餘暉如蒙大赦,“那就不叨擾了,都令史大人早些安頓歇息!”

等方昭和那年輕都令史一路步行而去,餘暉望著三人身影,想著之前就傳聞新都令史上任的訊息,原來這個年輕人就是。

對了,新都令史!

那是——!

片刻之後,想到那個青年清俊不似普通人的神情氣質,再想到那些傳聞,餘暉頓時呆立原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