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es小說網 > 仙俠 > 楊晟已過萬重山 > 第十九章 翻天

楊晟已過萬重山 第十九章 翻天

作者:奧爾良烤鱘魚堡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29 20:01:55

-

救下的那女子自楊晟踹飛曹禹並將其置掛於旗杆之後,她就魂不守舍,問她什麼答什麼,隻知不住點頭,稍後一個不察,她竟然徑直奔向一根大柱,準備撞柱自殺,關鍵時刻青荷以柱邊水池引一道水龍將她摒退,展露這麼一手,才讓她落湯雞之餘稍稍回過氣來,驚神未定的看向青荷楊晟。

原來這名為宋楚的女子方纔雖然向幾人求饒從曹禹手上逃過一難,但隨後見到楊晟動手,甚至將眼看著像是廢人的曹禹懸吊起來,就感覺自己大禍臨頭。

她是開國伯賜予曹禹的禮物,開國伯什麼身份勢力,她這種飄零人能被當做是一件工具和禮物,都已經算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分,眼下這位向曹禹動手的人是都令史,都令史的從五品官銜,比起開國伯,當然算不得什麼,但畢竟對方是官員,總有後台,無論後續如何,她這樣夾在其中,都會是最淒慘的那一個,想到自己後續可能的下場,她自覺眼下以頭觸柱自殺還要乾淨利落一些。

章戍趕忙善後,勸慰之後,那叫做宋楚的女子又親眼見過方纔青荷那仙法一般的手段,才心情平複了一些,普通官員當然無法和開國伯抗衡,但若是仙師,那就另當彆論,大梁太浩盟大宗門的那些煉炁士,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直接和傳說中的各種傳說事蹟息息相關。

章戍派人將女子連夜送往書院的一處叫後樂齋的隱秘地,並將此時報明自己老師,由沈承言出麵安排保人。

等到宋楚隨人離開後,章戍歎了一口氣,“她若得脫此難,隱姓埋名興許清苦,好歹能保住她一條性命。”

楊晟問,“書院都不一定能保住人?”

章戍道,“大概七成。我們可以為其安排後路,但你無法保證她會不會慘遭橫禍,畢竟書院不是護衛機構,麵對那些泄憤暗殺,很大可能防不勝防。”

楊晟蹙眉,“開國伯和那王封究竟是什麼人,竟然這麼蠻橫霸道?”

“開國伯名為王祿,光元朝時期曾官拜資政殿大學士,後被貶謫,自景元朝初始,得諭入朝,封吳郡開國伯,家族根植我大梁最繁榮富庶的吳郡糧倉之地,勢力龐大,連梁皇都得拉攏他們,以維護這大梁賦稅最大來源的穩定,他們在朝中各路都有關節,我白麓書院隻執天下人言,而他們則大可能掌握著大梁這株大樹的人脈。梁皇又極其重視對方,以至於都說這吳郡開國伯不是丞相,卻勝似丞相。”

“王家子弟在這大梁之中,就意味著最高一等的高貴身份,王封乃是這一代子弟中身為煉炁士的佼佼者,今趟就是我們公主聚賢殿,都要拉攏對方,也在爭取王家。”

“這麼說來,我豈不是破壞了團結?”楊晟道。

“那也要看情況,曹禹隻是王封的左右手,若這些人做得太過分,也有損公主殿下清譽,公主殿下也不會坐視不理。更何況,王家隻是此前的選擇,公主殿下今趟不是請來了你們蜀山嗎?”

三人此時就在楊晟的館舍裡,彼此以傳音入密交談,並不敷隔牆有耳,楊晟道,“我很想知道,蜀山和王家,正陽公主更願意選擇那一邊?”

章戍道,“王家並不是最好選擇,說實話,殿下和王家走得近,也隻是不得已之舉,開國伯王家其實和二皇子之間,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甚至內部懷疑,二皇子就是通過王家,往咱們這聚賢殿安插各種密哨暗探,掌控殿下的一舉一動。”

“那為什麼還要和他們合作?”楊晟奇道。

“因為鐵弗部那位少主據說是北方四境修為之中最強者,而王家的王封,同樣是我大梁四境中的頂尖佼佼者。”

“什麼意思?”

“鐵弗部少主即將抵達梁都,是為了多年前攝政時期一樁老太後對鐵弗部的商談,意思是鐵弗部穩固北方,就嫁一個公主過去,不過此事始終未能落實,而且鐵弗部近年大舉擴張,甚至到犯我邊界地步,這回更以當年太後的言辭為托,那鐵弗少主點名了要迎娶正陽公主,公主意圖在他來大梁之時挫他氣焰,以讓他知難而退。”

“不嫁不就得了,難道給了他們下馬威,就能讓此事作罷?如果他們耀武揚威,難不成還能把人強搶過去?”楊晟問。

章戍道,“不僅僅是嫁娶問題,鐵弗部在北方擴張,但我大梁始終是個繞不去的坎,各部族雖看似歸附鐵弗部,但鐵弗部隻仗著武力統治,這就有很大弱點,鐵弗少主今趟來大梁,背後各部族亦在觀望,若鐵弗部在大梁若在梁都遭受挫敗,鐵弗部聲望受損,那麼自然有我們多年佈下的暗子,策動部族在背後起火,屆時鐵弗部首尾難顧,隻能趕返平定後方,而且還要擔憂他共主身份到底做不做得牢吧……而若是鐵弗少主這趟大梁之行立了威,那麼鐵弗部立即聲望拔高,那將到達一個前所未有的地步,那些本來對鐵弗部不滿的外域部族,恐怕也不敢妄動,甚至真要認定歸順鐵弗部,恐怕到那個時候,大梁也隻能選擇讓正陽公主去北境,穩住形勢了。”

“難道非要在同境之上交鋒,找一個人高境者偽裝不就是了?”楊晟問,實在不習慣這種國家層麵的麵子裡子爭鋒。

“先不說鐵弗部隨同者亦有上位巫祭,這種方式極難偽裝,我大梁若是真如此做,一旦事情曝光,丟的將是大梁的顏麵,而且讓外界見到我大梁之虛弱,起到反效果。

如果認為對方使團羊入甕中,以高境修為鎮壓,那麼這就是毫無疑問的對使團下手,無異於宣告戰爭,那是我大梁不願看到的。太浩盟看似聯盟,但都是宗門的聯合,平時口稱團結一致,可真要是這種俗世國家交戰,最多調停,各方又哪裡真願意介入這泥潭,付出鮮血的代價。”

楊晟點頭,俗世兵爭之上太浩盟不去摻和,免得吃力不討好,徒增不測因果。但好像如何瓜分他們瓦屋脈這寄人簷下肥雁上麵,倒是異常積極,因為好處多多,而反噬應該也不大。當然,他們是這樣認為。

“當然,現在唯一要當心的,就是都令史此舉,算是得罪了王家,還有左丞張道林,因為和開國伯聯手,是他一手促成,你代表蜀山橫生枝節,必然成為他眼中釘。”經曆方纔一幕,章戍已然徹底把楊晟當做了自己人,所以出言提醒。

楊晟笑道,“我這算什麼,債多不壓身?”

章戍這纔想起來,眼前此人可是直接和七裡宗結下大梁子的人物,他尷尬的笑了一下,道,“不,大人這是英雄出少年。”

……

不管章戍的捧哏如何,現實的問題仍然需要麵對。楊晟和青荷在館舍套間內住下,而今日無論聚賢殿還是鴻臚館,大概都被這件事給震動了,兩人安頓下來,青荷從行李箱中取出一枚圓形石頭,握在手中,輕輕閉眼,隻看到那枚石頭緩緩從內部明亮起來,讓原本黑色不起眼的圓石,竟然因為內部的光亮而轉為透明,而後珠子晃亮著,呈現出微亮的橙色。

這是青荷下山,其師石山長老給她的一件隨身之物,名為算天珠,一日可以啟動一次,啟動之後,可以推測持珠人是否置於“被觀察”的地步。

如果是橙色,那就是持有人並未被直接觀察到,但是有一些氣機和目光有所指向,隻是因為種種原因,譬如像他們這樣,置於房舍之中,被牆壁擋住了觀察者。他們身份敏感,想必此時即便夜裡,也有人在監控著他們所住的這個館舍。

而如果珠子變成紅色,那就代表著持珠人被直接觀察到,這枚算天珠能夠探查到石山長老那個級彆的修行者的“注視”,這珠子也能幫助他們知曉,自己是否處於高境修行者神通的掌控之中。

眼下看到珠子的顏色,青荷將珠子收回,道,“我們要將今天得到的資訊和外圍的祝師兄,修遠他們互通有無,他們應該比我們更早來到梁都。”

他們是裝模作樣坐得公主車駕,沿高速驛道到王都,祝青衫修遠玄睿一行可是通過人世橋,早應該落腳佈置完畢。

楊晟點頭,“今天的資訊很重要,一併告知他們,說到底,我還是被正陽公主給擺了一道,誰知道她做了兩手準備,一手拉攏王家,一手是想通過我拉攏蜀山,等在前麵的還有鐵弗部要把她拉過去做壓寨夫人這件事,這可是大活,讓我來聚賢殿之前,她可是一點冇透露。不過我既然到了聚賢殿,這種事就是避不開的,大師叔告訴我這就是我的曆練,曆練就是主動迎上這些事。不過正陽公主給我挖了這麼一個坑,我需要的報酬,當然要更多一些,她要為我們尋找妖禍之源,付出更多。”

“那現在我就聯絡修遠。”青荷拿出了一枚鳥篆。

楊晟道,“你把此間事情告訴他們,順便告知他們,在外麵把今天館內發生的事情,宣揚出去,最好能讓大梁的那些士子讀書人知道,把王家客卿如此荒唐之事,儘可能不諱誇張的傳出去,而且給他們一個地址。那女子已經被送往了書院的後樂齋,事後書院就會將她隱姓埋名,以避今日事端。”

青荷微微一愣,旋兒明白為什麼楊晟要把章戍方纔告知他的隱秘公然宣揚出去,“你是想要書院儘全力保人。”

“我們已經得罪開國伯,那這件事就不妨鬨得更大,書院說麵對開國伯的勢力,對方可能事後泄憤的防不勝防,隻有七成把握可以掩護她,我救下的人,書院不上心,那我們就逼他們上心,明日這件事發酵起來,我聽說大梁還是血氣方剛的讀書人,那麼這些士子們還可以集體去那地方驗證走訪那女子際遇,采訪慰問一下當事人。”

青荷道,“這麼一來,開國伯也會投鼠忌器,反倒是不敢真正對她下手。”

楊晟點頭,“有祝青衫師兄在,我倒是不擔心玄睿他們做了這事之後會被查出來,能保證他們一直處於暗處,既然我們來了梁都,那就把一些事情鬨得越大越好。鬨得越大,梁都內部的動靜越多,就越能讓很多事情露出端倪來。”

楊晟透過窗戶,看著深色的外景,一輪懸於雄城之上的月亮。

既然來了,就把梁都翻個底朝天,看看這裡麵到底藏著什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